保亭黎族苗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广州出台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办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3月28日 20:08

租客网获悉,2020年3月24日,广州市住建局发布《广州市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实施办法》文件,涉及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等多项决定,讲加快促进广州市住房租赁市场发展,加快建设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

根据租客网从网上资料所知,关于奖补标准与对象,办法中提到,利用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750元/平方米-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商业、办公、工业、酒店用房等非住宅,经批准改造为租赁住房的,改造为普通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5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建设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城中村租赁住房品质化提升、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且相对集中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闲置住房经品质化提升作为租赁住房,且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5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而为环卫工人、公交司机等城市重要公共服务群体提供租赁住房,且租金接受政府指导的,按以下标准给予补贴:新建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10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改造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实施品质化提升的租赁住房项目,按建筑面积6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此外,符合规定内的住房租赁企业将房源信息录入“阳光租房”平台,录入房源数量不少于300套(间)的,或建筑面积不少于10000平方米的,按150元/间给予奖励。住房租赁企业、中介机构于2019年1月1日后通过“阳光租房”平台办理住房租赁合同备案,租期在6个月(含)以上的,按150元/宗的标准给予奖励。

如果使用社会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并实现房源验真和网上合同登记备案功能的,按以下标准给予奖励:企业自有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10万元/个给予奖励;第三方商业运营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20万元/个给予奖励。

据悉,本办法自印发之日起实施,有效期至2021年12月31日。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无人机第一股不做消费级无人机了

头顶“无人机第一股”光环,亿航却不想只做无人机。在年初发布的《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中,亿航将自己定义为城市空中交通企业,相比起大疆、极飞等无人机同行,亿航已经将主营业务转向载人级AAV(autonomousUAV,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级AAV与用于航拍、能源、建筑、农业等领域的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相比,是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赛道,亿航在上述白皮书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发布于2018年的估算数据称,2040年全球城市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在这一产业中,亿航的对手也换成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腾讯投资的飞行汽车制造商Lilium,吉利、戴姆勒等投资的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公司KittyHawk,甚至是计划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的Uber。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亿航已经将旗下产品进行商业化并贡献公司大部分营收,但目前距离其推出首款载人级AAV亿航184发布也不过四年时间,包括飞行汽车、空中出租车、载人级AAV等概念在内的空中交通赛道仍然受到技术与监管的双重制约。作为一家需要营收、利润来回馈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空中无人交通会是亿航最终的答案吗?营收构成三年三变2016年末,亿航走上转型之路,逐步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将以销售载人级AAV为主的城市空中交通作为主营业务,不过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亿航的城市空中交通业务才正式开始商业化,并在2019年一跃成为亿航的第一大营收来源。亿航于2019年11月首次递交IPO招股书,包括上市后披露的财报在内,亿航共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财务数据,在有限的报告期内,亿航营收构成变化巨大,几乎无法将亿航过去的经营历史作为其未来业务发展的参考依据,这也为预估其未来业务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具体来看,亿航将旗下业务划分为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其他四部分。其他部分为亿航起家的消费级无人机及相关配件销售,在2016年末决定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其他部分占亿航营收比重迅速下降,至2019年仅为0.6%,几乎可以忽略。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为亿航目前的三大主营业务。但其中能为亿航稳定贡献营收的或许只有城市空中交通与空中媒体,过去三年营收遭遇过山车的智慧城市管理主要是设计及开发智慧城市管控系统及相关设施。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智慧城市管理业务收入可能更加集中在某些年份或特定时期,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周期波动的影响。空中媒体则是无人机表演,这是一个几乎所有无人机公司都可以分一杯羹的市场,空中媒体业务在2019年同比下滑2%,亿航并没有独特的护城河。亿航仍在转型路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城市空中交通都是亿航转型的必然选择,这一业务包括载人级AAV销售与物流运输两部分,但其营收贡献目前主要来自于销售载人级AAV,由于尚未有国家或地区正式批准载人级AAV的商业化运营,这些销售出去的载人级AAV主要用于测试、培训或演示。即对于亿航来说,载人级AAV这一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但这一产品面向的产业仍未开启商业化,这就给亿航的载人级AAV仍否持续稳定地销售出去、从而在未来稳定贡献营收画上了一个问号。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航已累计交付64架载人级AAV(其中61架在2019年交付),并有33架载人级AAV的未完成订单。相比起销售载人级AAV,亿航城市空中交通业务的另一部分物流运输的商业化远没有那么顺利。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发布的《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在无人机应用场景中,航拍与物流配送需求量最高,但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应用成熟度偏低,这一结论放在今天仍然成立。亿航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永辉的无人机配送合作,该项目于2018年6月在永辉超级物种广州漫广场店启动试点,但该门店已于2019年12月关闭。就双方的无人机配送合作,36氪向永辉方面询问,对方回复称“目前暂时没有无人机餐饮配送的合作了”。此外,2019年5月,亿航也与中外运敦豪(DHL)达成战略合作,并发布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该合作目前同样尚未有商业化方面的进展披露。从无人机厂商到城市空中交通企业,亿航走了一条与大疆、极飞迥异的转型之路。目前来看,亿航未来理想的营收模式应该是转型为服务商,在为城市、物流企业等客户提供空中无人交通解决方案的同时,完成旗下载人级/物流AAV产品的销售,赚取服务费与产品销售两份收入。只是现在大多数空中交通方案、无人机配送方案仍处于实验、试点阶段,其中的技术(如电池带来的续航短板)、监管限制,也并非亿航努力就能解决的,亿航需要做的,或许是在城市空中交通的理想环境到来前,继续在这一行业深耕,补足技术短板,等待相关政策成熟。连续三年亏损,亿航需要长跑能力过去三年,亿航均处于年度亏损状态,净亏损率从2017年的273.2%下降至39.4%,从费用情况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17%下降至47%为亿航节省了大笔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也是亿航2019年唯一同比下降的费用科目。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称,研发费用下降是因为已经完成了旗舰产品亿航216的初步产品开发阶段,并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了产品商业化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对于一家仍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而言,亿航未来少不了费用投入尤其是研发费用投入来提升产品与市场竞争力,但过高的营业费用率也给亿航的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好消息是,具体到2019年第四季度,尽管60%的营业费用率相较其他科技公司仍处于超高水平,但亿航当季度实现了经调整净利润(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290万元,同比扭亏。身处一条巨头与巨头支持的创业公司密集的长跑赛道,亿航需要更强的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图片来源:亿航《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根据《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所列举的亿航与波音、空客、Lilium等公司的产品对比图,在城市空中交通这一赛道,亿航产品率先实现商业化,换句话说,亿航目前能取得的载人级AAV销售成绩,基本建立在竞争对手尚未正式入场的基础上。未来的市场竞争如何,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或许还无法判断。但可以预见的是,能吸引波音、空客、腾讯、吉利、戴姆勒、谷歌创始人、Uber等各路“势力”入局,城市空中交通这一市场一旦成熟,其竞争激烈程度或许不会低于其他无人机应用市场。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大疆这样堪称“Bug”的竞争对手后,亿航选择了主动退出,并转向空中无人交通这一尚未成熟的市场。如今在空中无人交通领域,亿航已经领先竞争对手将产品商业化,但这一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技术、政策的成熟度。亿航只是先上了跑道,长跑才刚刚开始。【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年04月27日 11:10

空头狂赚近三亿美金,成功狙击全球最大原油基金

油价震荡之际,散户投资者一窝蜂地涌进美国石油基金(USO)妄图抄底,不料遭做空的对冲基金狙击,这些空头一下子狂赚三亿美元。一直以来,USO都很受散户投资者欢迎。周二,USO在免费的股票交易应用程序Robinhood上位居前列。该程序已吸引了大约1000万用户,其中大多数是千禧一代。据初创公司称,截至周三,USO已经成为Robinhood上最受追捧的前30种交易之一。而在SoFiInvest(一个主要由40岁以下的交易者使用的交易平台)上,USO是“迄今为止”周二和周三交易量最大的证券。最近资金流向USO的规模创下新高。然而,很不幸,这些一窝蜂涌向USO的散户似乎并未察觉其投资风险,也没有真正理解其投资产品的复杂性,他们可能误以为该基金是专注于原油现货。但当然,这从来不是USO的定位,因为直到本周,该基金一直追踪的是近一个月的WTI原油期货合约。金融服务机构坎托·菲茨杰拉德(CantorFitzgerald)称,事实上,该基金持有的原油合约的持有量随时可能发生变化,因此任何涉足USO的人都应该意识到,它已不再是直接押注价格的方向。Cantor首席市场策略师PeterCecchini也指出说:“鉴于该基金目前的披露方式,你几乎无法分析对期货曲线的权重进行分析。”对冲基金伺机做空,获利近3亿美元在国际油价跌跌不休之际,过去两个月,USO暴跌75%。然而,散户仍在加码抄底。于是,空头看到了机会,进场大举做空。卖空是对冲基金等老练投资者的惯用伎俩,它包括出售借入的股票,然后以较低的价格回购以获取利润。根据S3Partners的数据,从2月27日到4月21日,卖空者似乎失控了,疯狂增加头寸,USO的卖空头寸增加两倍,截至周二获利约2.86亿美元,回报率高达110%。周一(4月20日),在实物交割最后期限的前一日,WTI5月原油期货合约遭遇原油期货史上最疯狂的抛售。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历史首次收于负值。随着原油价格历史性大跌,S3Partners的数据显示,仅过去一周,USO的空头头寸就增加了10.93%。海曼资本管理公司(HaymanCapitalManagement)是这些空头中的一员,此前其首席投资长巴斯(KyleBass)一直警告投资者注意那些追踪油价的ETF的危险,并表示他做空了其中一些基金。周一接受CNBC采访时,他表示:“散户投资者一直在研究这些石油合约,以为他们买的下月合约是现货原油。殊不知当现货市场价格为负38美元时,他们每桶还是要支付22美元。如果散户投资者继续沉浸在这些石油ETF中,他们将损失惨重。”USO的自救之路随着USO亏损加剧(上周下降了37%),美国商品基金(USCF)开始调整USO的结构,以避免额外的亏损。其中一项举措便是转为持有混合合约,而不是仅仅专注于近一个月的合约。此外,USCF还执行了8比1的反向股票拆分,以提高股价并保持对散户投资者的吸引力。反向股票分割减少了流通股的数量,从而提高了股票价格。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变化,对现有股东回报的净影响为零。周四,USO上涨10%,至2.77美元,但年初迄今累计已经下跌了78%。虽然USO可能在周一油价跌破零之前就已经退出了5月份的WTI合约,但跌幅说明了集中敞口的危险。对于改变USO结构的原因,USCF首席营销官凯蒂·鲁尼对CNBC表示:“由于原油市场出现异常的变化,例如近月合约和远月合约之间形成了超级远期溢价,USO新增了其他投资,招股说明书上说明了这点。”

2020年04月24日 21:13

租客网: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

租客网: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今年无疑也经历艰难的现状,各行各业今年比起过去所能提供的岗位大量减少,在如此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深圳是是小公司占了很大比例,目前境外订单逐步大量减少,无论外贸还是跨境电商,跨境物流在短时间内必然是停滞。其它行业比如:外贸订单下降甚至无订单工厂面临长时间停工、快递量下降快递员失业、外卖单量低导致外卖骑手岗位减少…深圳房子租金一直很贵,普通单间已经普遍去到1500,一房一厅接近2000多,目前收入低得状况下,普通打工者能长时间停留深圳找工作的承受能力下降,必然无奈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后选择退房的比例大量增加。自从近几年来深圳出租房本就由于租金贵存在一定比例的空置量,今年疫情导致各个行业影响严重,自然也是导致大量求职者面临失业,离开深圳成为一种必然事件。生活压力增大,消费者消费意愿下降,再加上对病毒的防范,实体店举步维艰,大商场流客少,消费低。深圳公司中占很大比例的电商公司,由于各大平台上下单量然会大幅度下降,电商公司仓库员工比去年少了许多,并且也影响了物流与快递行业的工作量,以及提供相应的岗位减少。大量无法就业或者找到合适岗位的年轻人,不得不面对深圳当下的现实,工厂提桶跑路,回老家或者换城市寻找新的机会,离开深圳成大概率事件。在深圳目前就业难的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10日 14:16